從台北新藝術博覽會(李善單總監)和證嚴慈濟世界,或是facebook 尋找你的莊家
Gia (jrchen113)2011/06/25 08:39
    轉載:http://blog.udn.com/jrchen113/5361922

上圖:威尼斯北邊拖切洛島(Torcello)的Santa Fosca教堂,2009
使用facebook的網友最近可能會收到facebook發出的問卷調查。題目是如果facebook開始收費,你會繼續用facebook嗎?每個出現在動態訊息上的回答
(
我的朋友幾乎都選擇「不會」。我一開始看到這個訊息時,心裡想這樣的題目這麼無聊,facebook設計這樣的題目只有一個比較大的可能,那就是在創造一種形象,可能是為了股票即將發行,或者找出未來的利基,有利可圖。我認為facebook的這個問題很無聊是有原因的。
一則因為有限制的情況下提供網路資源「免費使用」已經是一種現象或趨勢 (比方說英文首字大寫 GGoogle)facebook應該早就知道這點,會問這樣的問題似乎只是再次強調了這個時代趨勢。第二則是因為有多少使用者回覆了這個問題,或是討論這個議題,或是其他任何相關議題,都可以讓 facebook 拿來讓其潛在股東了解有多少人在意或關心這家公司。第三,這樣一個問題所獲得或產生的任何資料都能當作任何利基。無論是對哪一方有利,因為最後也可能衍生出有利於使用者的宣告事實。 


其實如果按照這幾點這樣思考,facebook問的這個問題可是一點都不無聊,不是嗎?可是當我是站在網友、使用者的立場,有花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,有得用就用的出發點來單純思考,這個問題就真的太無聊了。問了一個多數人都清楚答案的問題,多數時候只有啟用爬蟲類小腦的我,真的會感覺無聊。 後來我用力地壓榨我的小腦,想像自己是facebook的小股東,才稍微不會覺得這個問題無聊。相反地,我可能因為這個題目而知道每個使用者的使用情況,可以知道普遍調查後的使用者平均概梗,還能根據系統裡存在的所有使用者的使用資料和歷史,進行更細微的分析。 



咦,系統裡有所有使用者的資料!?這不就等於 facebook 是像開賭場的莊家嗎?(瞬間我的小腦好像有點不夠用,有開始醞釀從爬蟲類進化到哺乳類的衝動)



一想到莊家,那好像世界的哪個領域或角落,只要是「莊家」都會是最大的贏家? 而誰是莊家?facebook/Google提供的社群溝通平台和服務在特定情況下是免費的,這樣的莊家到底贏得了什麼? 



證嚴法師發起的慈濟世界,在台灣和全世界推動慈悲義行。有人問證嚴上人為什麼這樣做?她說,必須給予機會,讓眾生在生活中體驗並實踐自己的「慈悲心」。證嚴這樣的舉動,跟一位莊家沒有兩樣。 最近 5月剛結束的 2011台北新藝術博覽會記者訪問藝博會的藝術總監李善單老師,為何要有這樣一場藝博會。李善單老師回答,必須給藝術家一個機會和舞台,讓全球藝術家直接面對市場的挑戰,進而面對自己。於是,在這樣一場藝術活動中,我們又看到一名莊家。 



毫無疑問,這兩種社會活動都聚積了相當多的財、物、人力,facebook也是如此 (從一開始的運算資源,再到已經要公開股份募集更多股東的行為)。要當莊家真的需要許多有效的資源。那我想到,人的一生,多麼像是一家在宇宙中登記有案的公司。照顧自己的身心靈,與其他人的種種交往,就像是在與其他公司合作。何況我還是「免費」地出生耶!只是,我能不能也成為一個莊家? 



當這樣的莊家模式套用到個人時,主宰我這樣一家公司的莊家、最大股東是誰?主宰你這樣一家公司的幕後老闆又是誰? 當我們看到這個時代中出現更多具備條件限制的免費資源平台,乃至證嚴上人的宗教慈善團體,以及以當代藝術家為主體的台北新藝術博覽會
(A.R.T.)
 
創造一個環境,讓更多富有愛心的人和藝術家、收藏家,可以藉由這樣的舞台和機會,認識自己,尋找自己的莊家,這不正是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教導學生透過思辨,以及印度悉達多(佛教世尊釋迦牟尼)教導弟子透過佛法,認識本性的過程嗎? ,我的小腦已經被我捨棄一旁,現在使用的大概是類似一顆哲學思考的腦,或者是一顆思考尋找公司莊家的腦袋。 只是身心一如,所以,現在先寫到這裡,我要來去喝口水,做個基本功課,讓全身其他細胞 (包括我的小腦) 都能感受在宇宙做個莊家的快樂!^_^



上圖:2009義大利威尼斯雙年展/藝術家李善單 Sun Don Lee,沉思中...


創作者介紹

ㄚ爺逛大街

伯爵爺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